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绿森林的博客

流光容易把人抛,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张 贤 亮 的 伤 痕 小 说  

2017-05-31 11:33:3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 张贤亮是中国当代著名作家,生于1936年的这位文坛宿将,如今已经去世了两点多了。如今重读他的西部小说选,感触颇深,十几年前看他的作品,和现在重新再读,是有明显区别的,可能随着岁月积累,对作品的领悟不一样吧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上个世纪80年代,是中国文坛伤痕文学的大发展时期,批判和反思文革成了操作主题,涌现出很多文学作品,出现了很多有成就的作家,张贤亮就是其中一位。因为他在中国西部插队,劳改,在农场工作,有丰富的西部生活经历,接触到很多西部土著人,熟悉了解那些有着明显的伊斯兰背景的人们,耳熟能详当地的民谣风俗,对那片辽阔干旱的土地倾注了较深的感情。他笔下的人物有着显著的西部特点,粗犷、豪放,坚韧而倔强,像沙棘一样有着顽强的生命力。像《黄河的子孙》里的魏天贵,《合欢树》里的马缨花,车夫海喜喜,就是非常成功的艺术形象,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张贤亮影响最大的小说《灵与肉》,塑造的主人公许灵均,有自己的影子。他的作品喜欢用名人格言,有大段的内心世界的剖析描述,还有人物与马的对话,都是他创作当中独特的风格。这与他在农场劳动的环境有很大关系,有着足够的时间思考社会和人生,但他的人生观是灰色的,压抑。但他的创作又很大胆,涉及性爱的描述,就比较前卫,曾经引起过争议。但很有尺寸感,和贾平凹的《废都》里的性爱描述有着根本的不同。他的作品赋予了深厚的历史感,以及对那片土地的挚爱,令人信服,这也为张贤亮西部作家定位起了关键作用。

       和许多擅长伤痕文学创作的作家一样,张贤亮在离开这个创作范畴之后,特别是做了电影编剧以后,再没有写出有影响的作品。这也许是一个无法回避的现象,离开了自己的那个激发创作灵感的时代,就失去了创作的主题和素材。伤痕文学的诟病是有着深刻的个人好恶,怀着怨怼和仇恨的心理进行创作,而经不起历史的检阅。把中国前三十年写的过于黑暗,丝毫不提及中国在军事、科技、医疗,教育、外交和民生建设方面取得的巨大成就,把自己的遭遇强行绑架,这种观点就是错误的,不负责任的。他们作品当中的故事,与整个中国社会发展脱节,所以这种作品只能是风行一时,难以成为经典之作。

        中国的文学和其他的文化操作,不再只是为政治服务,作为单纯的艺术而发展,才是真正的走向成熟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